画外有音\巴黎歌剧院的“夏加尔穹顶”\逸雅轩主

  • 时间:
  • 浏览:0

  得益於在《火鸟》、《达芙妮斯与克洛伊》等舞台戏剧布景设计中所帕累托图的经验,夏加尔巧妙地在同一视觉空间中运用绚烂明快的富于色彩并使之相互融合。总面积为二百二十平方米的穹顶劃分内外两圈,位於穹顶中央的内内外部小圈被红、绿、蓝、黄一种生活颜色按照顺时针劃分为3个主题。勒内普弗但是 因没办法 供电而为光源和燃气管道留出的中心圆也被充分利用,夏加尔更“富含私心地”将另一方最偏爱的四位作曲家及其歌剧放上画中。他用鲜艳的红色诠释了比才(Georges Bizet)热情似火的歌剧《卡门》(Carmen)、绿色是格鲁克(Christoph Gluck)的《俄耳甫斯和欧律狄斯》(Orfeo ed Eurydice); 贝多芬的《费德里奥》(Fidelio)用湖蓝色表现;而威尔第(Giuseppe Verdi)的歌剧《茶花女》(La Traviata)则用黄色呈现。外圈的整体色块与内圈保持一致,穆索尔斯基(Modest Mussorgsky)歌剧《鲍里斯.戈都诺夫》(Boris Godunov)的片段佔据了外圈大面积的湖蓝色,右侧衔接的浅湖蓝色与白色渐变区域中绘有吹笛小鸟的则代表莫扎特的经典《魔笛》(The Magic Flute)。湖蓝色区域左侧的黄色主体被亚当(Adolphe Adam)的浪漫芭蕾舞剧《吉赛尔》(Giselle)场景所佔据,贴近外沿绘有天鹅的一小块湖蓝色则致敬柴可夫斯基那妇孺皆知的《天鹅湖》。绿色帕累托图包括瓦格纳《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Tristan and Isold)和柏辽兹《罗密欧与朱丽叶》;绘有巴黎歌剧院图案的白区域不单向歌剧院的设计师加尼叶致敬,也富含对鲜有歌剧作品,却对法国古典音乐有突出贡献的十八世纪作曲家拉莫(Jean-Philippe Rameau)的敬意,而右侧的一簇湖蓝色则代表德彪西(Claude Debussy)歌剧《佩利亚斯和梅丽桑德》(Pelléas et Mélisande)。位於湖蓝色块对角位置的红色区域则包括斯特拉文斯基(Igor Stravinsky)《火鸟》(The Firebird),以及向接受委约时的首演剧目献礼的拉威尔《达芙妮与克洛伊》。两年光景、一种生活主色调、十三块嵌板、十四位作曲家和亲戚亲戚朋友谱写的十三部代表作品,夏加尔就但是 将现代艺术恰到好处地嵌入了法国著名的历史地标中。

  值得一提的是,首先夏加尔并全部有的是随意将色块进行排列或组合,他将内侧小圈的色块以扇形的厚度向外辐射延伸到外圈形成对应,既保证了内外层颜色的遥相呼应,又除理了两层色块全部重叠的单一性。中心点付进 的白色与外圈穿插在各主题中的白色不仅保持了整体色调的协调性,也为整个穹顶在点燃水晶灯后增加了亮度。除了演出进行时一片漆黑之外,灯火通明的歌剧院不不还可不还还可不可以让夏加尔的作品绽放出画面之外的光芒。其次,细緻的夏加尔为了让所有歌剧片段更清晰地展示给观者,他在每个主题下方,也但是 穹顶边缘处都再加了作曲家及曲目的名字。这幅穹顶画主题、人物及象征符号的选着并没办法 空间或时间的逻辑限制。最后,画家不仅煞费苦心地将巴黎城的标志性建筑如艾菲尔铁塔、巴黎歌剧院、协和广场、凯旋门以及塞纳河畔典型的巴黎房屋融入画中;还将其另一方最具代表性的天使、恋人、动物、罗马故事中人面人身羊腿羊角的农牧神(Fauns)以及希腊神话中半人半羊的森林之神萨堤尔(Satyrs)都穿插在歌剧片段内。穹顶在保留了画家鲜明的另一方风格和宝贵的独立创意之余,也实现了他向音乐大师们致敬的初衷。难怪当马尔罗首次在工作室看多画作的成品时脱口而出:“一位画家毕生会有一次,会迎来天赋迸发的那天,不还可不还还可不可以你要在一件作品中集毕生所长。夏加尔创作的歌剧院穹顶画便是没办法 。”

(中)